报答何妇救命恩 苦肉计移葬佳穴

点击这里关注:天星院


赖布衣与林昌告别之后,打开林昌为他准备的包袱一看,里面除了闪闪发亮的银子之外,还有洗妥揲好的衣物;赖布衣这几年来在林家生活得相当的舒适,他一想到如今又要开始只身逃亡,就不禁潸潸泪下。
为了逃避官府的通缉,赖布衣白天找隐秘处休息,晚上则摸黑赶路,一路走到广东潮汕地区,为了顾虑安全,他决定乘船前往潮州。
这一天晚上,赖布衣前往岸边探问,获知当晚正好有一艘船,要运货到潮州。船主见赖布衣长得眉清目秀,应该不是恶人,便答应赖布衣一同前往。
在船上的第一天,赖布衣不太适应渔船的摇晃,整日呕吐个不停,直到第二天才适应些。不料船主却告诉赖布衣一个令人害怕的坏消息,他说前方的天空似乎有台风的预兆,渔船已来不及*岸,一切都得听天由命了。
果然不出两个时辰,风浪开始越来越大,船上的人都脸色大变,而赖布衣从来没有遇过这种情形,只好抓着船诡,向神明祷告。
突然,一个大浪把渔船推高,然后再将渔船狠狠地抛下,这艘年久失修的渔船,就这样被打个粉碎,船上的人也全淹没在大浪之中。赖布衣一坠入海中,便昏迷的不醒人事了。
所幸赖布衣大难不死,他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海岸边,身旁尽是些碎石,全身疼痛的无法动弹。他看了看四周,并没有任何界碑或是告示,附近似乎也没有人家居住,他想挣扎着站起来,但因为饥饿过度,又昏了过去。
当他再度醒来,身旁站着两个人,问道:“喂!你不象是我们这儿的村人,是打从哪儿来的?怎么会昏倒在这儿呢?”
赖布衣全身酸痛无力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这时,坐在路旁轿子上的一个女子,对赖布衣身旁的人说:“我看你们就将他抬到附近的物质土地庙去休息吧!待会儿再请个大夫去看看他。”
赖布衣被抬到土地庙之后不久,即有一位大夫来看他。大夫按了按赖布衣的脉搏后告诉那个先前坐在轿中的女子说:“他受了点风寒,加上长时期未吃东西,所以体力才这么虚弱。”
那女子听完,便令一位家仆跟随大夫去抓药,然后拿出几个馅饼给赖布衣吃。赖布衣吃了几口大饼,精神状况似乎好了许多,便开口说话:“我在潮安县搭船,本来是要到潮汕去的,不料半路上却遇着台风,渔船被风浪给吹翻后,我就被冲到这儿来了。”赖布衣说。
这名女子听完后,说:“幸好你命大,昨天是我父亲大寿之日,路过岸边时,刚巧看见你,否则你恐怕已饿死在岸边了。”
赖布衣向她道完谢,便问她姓名,那名女子笑着说:“这点小忙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接着叫仆人留下十两银子及几个大饼,便离开了。
赖布衣在土地庙休息了三天,体力已完全恢复,他向村民打听是什么人救了他,村民告诉他:那名救你的妇人是村里许成翁的长女,她为人善良,只可惜际遇太差。嫁到何家不到三年,丈夫便死了,所以常受族人的欺侮,不过她夫婿留下了一些田宅,及一个儿子,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赖布衣听村民说完,心中暗自盘算了一下,他知道像何氏这样善良的女子,是绝不会接受他的报答。于是,赖布衣便在山地庙前摆摊,*占卦为生,一方面也找机会报答何氏的救命之恩。
虽然赖布衣学的是堪舆之术,但对于占卦、看相,也略有研究,所以自从摆卦以来,生意相当不错,甚至还存了一些积蓄。这日,他收起了卦摊,想到附近山头逛逛,毕竟堪舆之术才是他的专长所在。
赖布衣探听得知,何氏的祖坟葬在鹿山附近,便往鹿山方向走去。他看见鹿山形状似狮,属于上乘的安葬之所,只可惜何家祖坟的位置,不是安葬在正穴中。赖布衣猜想可能是当初的风水师,道行太浅,只看到狮身,未看出狮爪,所以才误葬了祖坟。赖布衣心想,这下可有机会报答何妇的恩情了。
从这天起,赖布衣每天早上便手执卦铃,在何家庄附近游走,希望能巧遇何妇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半个月之后,何氏果然请赖布衣帮她儿子利生算命。
赖布衣看见何妇后,连忙跪下说:“夫人,我就是你半年前在岸边救起的那个人。不瞒夫人,我本名叫赖凤冈,是朝廷目前通缉的国师,上次没有机会报答您的恩情,今天特地来指点夫人,好使您的儿子将来功成名就。”
何妇突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向她跪下,又称自己半年前曾救过他,一时不知所措。这时在旁的仆人忙着把那天的情形重新叙述了一遍,何妇才想起了这件事。
何妇说:“原来先生就是赖国师,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怎受得起您这一拜啊!”
赖布衣说:“救命大恩岂是言谢即可?我今天是为了告诉夫人一处佳穴。”
何妇非常高兴,问赖布衣莫非附近另有名山?
赖布衣说:“这里的名山不多,只有狮山最好。”
何妇听后,觉得奇怪,说:“先夫的坟就是安葬在狮山啊!”
赖布衣说:“是的,只可惜安葬之处不是狮山的正穴,所以无法发出功名富贵。而狮山的精华所在是位于“猛狮摸宝”的狮爪处。”
何妇此时面有难色的说:“先夫下葬已多年,现在若重新安葬,势必会引起族人闲话的。”
赖布衣点头说:“你这话说的不错,只是此事关系到利生的前途,我们必须排除困难,利生才能扬眉吐气,我倒有个计谋,不知夫人是否愿意配合?”
何妇说:“一切就听国师的指示!”
何妇对利生的管教,向来非常严格,所以利生比同龄的孩子来得懂事。可是自从上次赖布衣来过之后,利生就一反常态,时常与母亲顶嘴,甚至还结交一帮终日游手好闲,无所事事的坏朋友,经常一起出入街尾的赌场。
何妇对利生又打又骂,利生不但全然置之不理,反而更变本加厉,时常扬言没钱做赌本,要把田宅给买掉。何妇看见利生变得如此厉害,心灰意冷之际,便向家族中的长者诉苦。她说:“利生最近结交了坏朋友,时常向我嚷着要分家。现在他年仅十六岁,不知趁着年轻时好好求学上进,我看倒不如把这些家产,全部送给何氏祠堂,为地方做些有意义的贡献算了!”
族人一听,这么好的事,岂有不答应的道理?于是,在一阵商议之后,何家长辈怕何妇后悔,言明要立下字据。
何妇在立字据之前,又提出一要求,她说:“各位长辈,为了怕利生将来在我死后,不给先夫上香,所以我想将先夫的坟移到祖坟附近;这样每到清明时分,即使不孝儿不愿祭拜,族中的长者也可顺手在先夫的坟上点上一柱香。”
何家族又商量了一下,看在何妇捐出这么多家产的份上,就答应何妇的要求。
其实,这些请求以及利生的变坏,都是赖布衣设计的;因为只有如此,才能使何妇先夫的坟,可以顺利移到狮山的正穴中。何妇见事情进行顺利,便派人去请教赖布衣,下一步该如何做。
赖布衣说:“我已看好吉时,就在明日的酉时,你们带着骨坛前去正穴的位置。记得,一路上仍然要互相埋怨,别让人看出端倪来,我会趁机给你们暗示,让利生知道正穴的位置。”
第二天,何妇与利生照着赖布衣的话,一路上争吵不休。利生一下嫌骨坛重,一下骂何妇浪费了这么多的家产;何妇假装生气,狠狠的敲了利生一记,利生则作势要打何妇。
同行的族人一看到此情形,有的苦笑,有的幸灾乐祸,最后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,母子俩便停在“猛狮摸宝”穴中大吵一顿。赖布衣则混在人群里,站在正穴位置上。利生望向他,赖布衣连忙用脚跺了三下,利生会意地向赖布衣点了点头,便找机会,把骨坛朝着赖布衣所踏的地上一摆,然后说:“您到底葬是不葬,今天我是说什么也不再上山了!”说完,利生扭头就走。
何妇当时哭的满脸是泪,然后说:“这里离老太爷的坟也不远,我看就麻烦各位族人帮我一起埋了吧!”
次日,利生忤逆的行为传遍了整个镇上,人人都说何妇将来必定会被利生活活的气死,而利生自己不是被赌场的人打死,就是会沦为乞丐。谁料到,在次年的会试中,利生居然高中举人,乡人们赶紧见风转舵,说利生这孩子本性不坏,而且天赋过人。
又过了几年,利生顺利的当上了巡抚。而多年前的往事,乡人们自然是不敢提起,惟恐吃上官司。利生发达后,努力重建家园,没数年光景,家产比原来的增加了数十倍。他一直在暗中查访赖布衣的下落,但自从赖布衣在正穴上踏了三下之后,便如风一般的消失了,任凭何利生怎么去探寻,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。


天  星  院

返璞歸真 弘揚中國傳統文化
道法自然 學史悟道回歸本源

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精彩

©(c)2014 daniel 技术提供

首 页

天星学堂

天星工具

天星商城